2013双十一杂想

  1. 各家电商的业绩都比去年大幅提升,背后是网民对电商越来越高的认可度和信赖度。
  2. 长出来的销售额是从哪里来的?首先是透支了至少一个月左右的正常网上购物,其次应该也抢了一部分线下店的份额。
  3. 物流毫无疑问是接下来要接受考验的行业,不过经过几年的双十一,人们在这个时期的心理期待应该也降下来了。但是物流企业对破损等质量问题还是应该多注意。
  4. 树大招风,有关部门对电商这块肥肉会盯得越来越近,征税什么的可能会提速。
  5. 如果还能有另外一个行业像物流行业这样得到电商行业的大力提升,将会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不过也可能有,但是我不知道。
  6. 新势力颠覆旧势力真的是分分钟的事情,百货大楼等商业地产如果不抓紧时间采取行动,真的有可能很快枯萎。电商相比实体店最大的劣势目前就是购物体验和售后保障,而且更重要的是前者,这方面我觉得需要新技术的出现来再推电商一把。
  7. 秉着近攻远交的原则,电商在对抗线下店的同时,应该大力和其他相关行业建立更好的行业间关系,这对于抢占地盘有好处。
  8. 不写了,该工作了。

推荐一个ML/DM的学习资源

最近发现一位大牛组织的ML/DM学习资源集合:http://www.autonlab.org/tutorials/

里面的东西都是该大牛自己的Slides,估计是自己上课时候用过的吧。

主要特点:

  1. 分块式。这是和其他学习资源 最大的区别。这个资源中的内容没有严格的先后顺序,每个slide都比较独立,我感觉适合有一定基础,并且知道自己在哪方面需要加强的同学。
  2. 内容风趣。对于很多晦涩的内容都有比较贴近实际的阐释方法,还有大量的例子,适合自学。

希望对有需要的人有帮助。

Too Fast to Live, Too Yougn to Die

这一年,如同之前的每一年,过得很快,而时间就像自由落体,总是越来越快。

我们的人生就像是110米栏的跑道,有着那么一些固定的目标,我们站在起跑线的时候,就已经能够望见所有的目标:考大学,找工作,找对象,买房,买车,生孩子,孩子考大学……嗯,你没有听错,我不是在讲放羊娃的故事。

比赛开始之后,我们在满场亲戚朋友的关注下奋力向前冲,是不是在跑道的那一端,也有一块金牌等着我们?

我想了想,还真有,那就是上帝的召唤。

就像这几天网上流行的一句话:“人生就是九吨饭,谁先吃完谁先走”。这句话从吃这个维度无情而又准确地说穿了人生。

但是我想广大吃货应该明白一个道理:吃饭不在于吃得快,而在于吃得香。当然也有一种动物的人生意义就在于比谁吃得快,但是可惜这种动物最后基本都被我们吃了。

仔细想来,这种追求所谓“中国速度”的生活方式,比那种动物又强了多少呢?

吃得太快,活得太快,其实都没有味道。

李宗盛的《忙与盲》中说道:“忙是为了自己的理想还是为了不让别人失望?”

那我们跑这么快,是为了自己心中的金牌,还是为了不让满场的观众失望?

Too fast to live, too young to die.
这句话,说得就是你。

祝大家新年快乐。

2013,活得慢一点。

驳一个著名伪命题

人生最大的挑战不是客服具体的困难,而是寻找人生的方向。

常常听人把这样一句话作为座右铭:“上帝,请赐予我平静去接受我无法改变的,给予我勇气去改变我能改变的,赐我智慧辨别这两者的区别。”

其实这是一个伪命题,更是一种懦弱的人生观。

你能否改变什么,其实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你的决心,是一个以你的决心为自变量的函数,而不是一个天生就确定的常数。
所以当你从那句话中错误地认为它是一个常数时,你的人生已经失去了很多的可能性。

换句话说,这世上不存在那样的智慧,能让你”辨别这两者的区别“,因为这两者之间的界限,随时在变化,而且严重依赖于你是否相信那句话。如果你相信,那么你无法改变的就会变得更多,如果你不相信,那么你的世界就多了很多可能性。

当年乔布斯封闭系统的苹果电脑惨败给了开放的PC,如果拥有上述“智慧”的人在如此长时间、彻底的失败之下恐怕就会认为这是不可改变的,认为封闭的做法是不行的,进而就会“接受”这样的事实,转而使用其他策略。但是老乔的态度和决心让他坚持了下来,在多少年后Android到处冒尖儿的时候,用同样封闭的iPhone和iPad赢得了天下。你或许会争辩说这些对于老乔来说属于可以改变的范畴,那么,既然当时那么落魄的老乔都可以做到今天的成就,我们对自己的要求有时是不是太低了呢?

所以,总结来说,喜欢那句话的人,其实是在逃避,希望不通过艰辛的努力和反复的失败就能有明确的人生方向,但是,寻找人生的方向,正是人生最大的挑战。

想象力的极限

有时候我会想,人类发展的极限会在哪里?会是什么时候?以及,会在什么情况下到达?

最近的感觉是,想象力的极限处,就是人类发展的极限处。

古时候的人就很富于想象力,对于飞翔,天空,乃至宇宙的各种遐想和向往屡见于各种文献中。而且古人也做了很多尝试,我还清楚得记得中国科技馆五层的那个中国人坐在椅子上,后面帮着爆竹准备飞天的雕像。进入近现代以来,对于未来的各种想象更是空前繁荣。记得前几年有人翻出了50年前一个人写的文章,大意是展望50年后的生活。文章对以前提到的对未来新技术的想象逐一进行了分析,发现诸如自动驾驶,定时厨具等等已经实现,有一些还没有实现,但是人类一直在那个方向上努力着。到了现在,医学都已经到了能把基因提溜出来改一改再放回去治病的程度,相信只要是想到的东西,总有一天会做到。

但是这种想法也会带给我困扰,那就是,我们想象力的极限究竟在哪里?这个问题其实挺奇怪的,就像是一个计算机在问自己:我究竟具有多大的智能水平?这种问题似乎只有上一个层次的东西才能回答。比如计算机的这个问题只有人类能回答,那么人类的问题呢?如果没有上帝的存在,谁来回答?谁来在人类无助的时候引导我们?还是说,想象力这种东西,是不会有极限的?

有没有极限我不敢说,但是我知道在某个历史时期内,或许还是有的。比如我们现在对待超自然现象的态度,一部分人坚持那是不存在的,他们只承认现有的科学,认为相信超自然的人都是不科学的。但是我倒认为,“超自然”这个名字的另一个叫法就是“待发现”,我们因为自己还没有走到那里,就说那里不存在,是否自大了一些?

人啊,最拿手的果然就是折腾自己。

关于“三扇门智力题”的概率解法

相信很多人对于这个三扇门的智力题都不陌生,这个题在西方叫做Monty Hall Problem:你去参加一个抽奖活动,面前有三扇门,其中一扇后面是大奖,其余两扇后面啥都没有。你选了一扇(不失一般性我们假设你选择了1号门),之后主持人在剩下的两扇门中打开一扇,并且告诉你他打开的是一扇空门,现在给你一个机会:你可以坚持你第一次的选择,也可以更换选择,换为选择剩下的那一扇,问题是,你换不换?或者说,换和不换两种策略中,哪一种策略的中奖概率更大?当然,正确答案是要换。

关于这个题的描述性解法在网上有很多,所谓描述性解法,就是试图用自然语言来帮你理解为什么要换。这种解法可谓是多种多样,最近在看一些概率的书,碰巧书中又提到了这个问题,是作为习题让读者用概率来证明,所以我今天打算用正式的概率语言来描述这个问题,目的在于揭示一个道理:自然界有很多骗人的东西,所以要相信科学,而不是直觉。

概括来说,这个题目的陷阱就在于混淆了先验概率和后验概率,也就是条件概率。大部分做错的人都是误以为判断的依据是先验概率,所以觉得换不换无所谓。但这是错的,这个题目的关键就是要计算后验概率。

概率说到底是一种推测,是一种判断,但应该是合理的推测和判断。在没有任何信息的时候,以及假设随机分布的情况下,我们认为三扇门中奖几率相等是合理的。但是做第二次选择时就不一样了,因为在本题目中,你做第二次选择的时候不是像做第一次选择时没有任何信息,你是有信息的,主持人给你揭开的空门就是你所持有的信息,所以在拥有一定信息量的时候,我们做出的判断就不一样了。这就是所谓的条件概率,也就是后验概率(这两者可能不严格完全等价,但是我觉得不妨碍理解)。举个例子,再不给你任何其他信息的情况下,我问你,如果来自两个足球联赛的冠军进行一场比赛,他们取胜的概率分别是多少?这个时候,在没有任何其他信息的情况下,你可以假设分别都是50%,这种假设可以认为是合理的。但是如果我告诉你,这两个联赛分别是西甲和中超的话,你仍然认为都是50%显然就很不合理了(你当然可以出于某种原因坚持你的判断,但它会和实际情况相差较远)。

那么如何用概率的方式解决这个问题呢?其实很简单。首先需要做一些形式定义。我们用随机变量X表示大奖所在的门的号码,显然X的样本空间为{1,2,3},用Y表示主持人揭开的那一扇门,由于我们不失一般性的假设了你选了1号门,所以Y的样本空间为{2,3}。那么要解决本题目需要求的是什么呢?我们现在知道了某一扇门是空的,我们要做的就是:如果主持人揭开的是2号门,比较P(X = 1 | Y = 2) 和 P(X = 3 | Y = 2);如果揭开的是3号门,比较P(X = 1 | Y = 3) 和 P(X = 2 | Y = 3)。在这两个比较中,如果前者大,则说明坚持选择是对的,如果后者大,说明换是对的,如果两者相等,那就说明无所谓。

要计算上面几个概率值,我们首先列出如下的联合概率分布表,表里的每个数值都很容易理解:

X\Y Y = 1 Y = 2 Y = 3
X = 1 0 1/2 * 1/3 1/2 * 1/3
X = 2 0 0 1 * 1/3
X = 3 0 1 * 1/3 0
总计 0 1/2 1/2

 

那么,根据条件概率的公式可以算出P(X = 1 | Y = 2)  = P(X = 1, Y = 2) / P(Y = 2) = (1/6) /(1/2) = 1 / 3, P(X = 3 | Y = 2) = P(X = 3, Y = 2) / P( Y = 2) = (1 / 3) / ( 1/ 2) = 2 / 3。

显然,后者更大,也就是说,更换选择能使你的中奖概率变为原来的二倍。Y = 3的情况计算过程是相同的。

于是我们得出结论:在题目所给情况下,更换选择能够提高中奖几率。

有时靠感觉能解决问题,但有时感觉也会坑了你。比如这个题目,靠直观上去理解是比较难以理解的,但是一旦落到概率计算上来,其实很简单,而且更可靠,不需要你动很多所谓机灵的脑子。关键是要搞清楚题目的数学本质。

红歌,唱不出中国的明天。

最近,为了迎接我党的90岁生日,全国上下开展了如火如荼的唱红歌活动,其规模估计申请个“一个时间段内同时有最多人就同一主题演唱歌曲”吉尼斯纪录没什么问题。但是,作为一个爱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义务静下心来对唱红歌活动进行一些思考。

按照我党的说法,唱红歌的目的不外乎是如下大意:为了让老百姓不忘红色传统,不忘先辈们的奋斗历史和精神,进而继承和加强对这种精神的学习和落实,加强对党的肯定和对跟党走这一信念,更加拥护我党,继续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努力。除了唱红歌活动以外,我们还进行了一系列其他相应的活动,比如大力宣传先进的党员事迹,号召大家向他们学习,之类的。

那么在本文中我想主要讨论两个问题:

1. 唱红歌活动的真正意义是否真正如此?

2. 假设其意义确实如上所述,我党这种以唱红歌为代表的活动能否达到其目的?

 

先说第一个话题吧。唱红歌究竟是为了什么?上面陈述的我党的远大目标诚然是放在任何时候都错不了的。但是在现在这个时期,我相信不只是为了这种所谓的“万能意义”而进行这么庞大的活动。近年来,中国老百姓的日子可以说是越过越糊涂。新闻上总是说GDP怎么怎么NB,国家的各种产业怎么怎么突破,国家各种政策怎么怎么优惠。但是老百姓的感觉是:钱越来越不够花,房子越来越住不起,各种物价越来越高,等等。似乎党中央的政策并没有真正落实到我们的头上,国家的诸如四万亿之类的投资也不知道被风刮到了哪里去。我们这里市政府前面每天都有上访的,除去一些刁民,有冤苦的老百姓也确实不在少数。更不用说万年解决不了的贪污腐败问题。这种种情况,对于我党的执政来说,都是危险的信号,总结起来,可以叫做执政的“信任危机”。在这个时候,我党最需要的是什么?显然是对党的忠诚和热爱。但是现在这个样子的我党,相信很难让人发自内心的忠诚和热爱。而这个时候,建党90周年切合时机的到来了。借着给党献礼的口号,开展一系列唱红歌,讲老革命故事等等的活动,重新激发和加强老百姓对“共产党”这个组织的热爱。我党的希望是通过激起老百姓对当时那个共产党的热爱来让我们“爱屋及乌”,从而削弱心中对如今我党的各种不满意和牢骚。就像一个原来很NB的人现在早就变得很挫了,但是他怕你看不起他,于是就整天给你讲“老子当年多NB”的故事,好让你不要像现在这么鄙视他。说白了,就是一种偷换概念的手法,让老百姓产生一种过去的共产党就是如今的共产党的错觉。殊不知如今的党早已不是当初的党。

如果说上面那一段是我个人的阴谋论,我党的真是希望确实是开头所述的那般高尚和纯粹,那么,这些活动真的就能达到目的么?

有人给全国唱红歌算过一笔账,包括唱红歌这些人的误工费,唱红歌的各种开销,具体数字我记不得,但绝对是一笔惊人的数字。那么这些钱是从哪里出的呢?按理说一个政党的活动,费用应该是从党费里出,但是你觉得我党会这么做么?花的必然还是纳税人的钱。这还不算,必然还得做出一副“全国人民特别自愿特别乐意让党花这笔钱”的样子。全国人民绝对属于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撇开这笔钱的问题不说。我党的唱红歌活动的主题是广大人民群众,但是各位想一想,中国现在最需要接受这种教育的是我们老百姓么?我们接受了红色教育对于国家发展有多大积极作用?恐怕只能起到继续麻痹的作用吧?最应该受教育的毫无疑问是那些当权者,他们现在早已把共产党那些好的东西抛弃的一干二净,现在却反过来让老百姓唱红歌,让老百姓不忘党的恩情。这就是在说:我们党的上一辈人的恩情你们要记着,所以我们这一辈共产党无论怎么做你们都要感恩。说句不好听的,这简直就是王八蛋理论。

再说那些表彰基层共产党员的活动。不可否认的是,在基层确实有一批不错的党员。但是整天宣传他们的意义何在?为什么不花些时间检讨领导们的错误?说白了还是在洗脑。就是让你们认为:作为基层党员,就要像模范们那样任劳任怨,不要计较得失和应得的利益,好让我们当官的能够安安稳稳的贪污腐败。说白了还是在转移群众的视线。把群众对于领导层的注意力转移到基层去。把群众对于阴暗面的注意力转移到阳光面去。

综上所述,以唱红歌为代表的种种活动完全就是愚民政策指导下的一场洗脑活动,不会对中国的发展起到哪怕一毛钱的积极作用,反倒是副作用不少。